william hill中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学术动态

绘梦长空·博学笃志 | 与陈云霁研究员面对面

时间:2020-12-22来源:william hill中文网点击:225



202082214:30,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陈云霁与创新班学子相约william hill中文网7407智慧教室开展题为“我的科研之路——以深度学习处理器设计为例”的精彩讲座。





陈云霁老师首先分享了自己与弟弟陈天石的教育经历。这对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的亲兄弟,哥哥陈云霁的研究方向是芯片,弟弟陈天石则主攻人工智能,兄弟俩都对深度学习处理器兴趣十足,在一同畅想科技未来时,“强强合体”便顺理成章——做人工智能芯片。



陈云霁老师介绍:深度学习是现今最重要的人工智能方法之一。但由于严重的性能与能耗瓶颈,深度学习处理往往会受到传统CPUGPU芯片的掣肘。为此,陈老师所在团队提出了国际上首个深度学习指令集,与Inria合作设计了国际上首个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架构。如今,深度学习处理器已经成为国际学术界和产业界关注的热点,在诸多智能设备中得到了广泛应用。





以深度学习器设计为例,陈老师向同学们讲述了自己的科研历程。十多年前,“人工智能”于绝大多数人们而言还是一个陌生遥远的概念,到如今智能芯片的问世,中间也曾度过一段漫长的“冷板凳”岁月,多年的默默钻研与积淀方才取得今日的收获。谈及自己的灵感来源,陈老师坦言自己最初的设想就是创造出一个“聪明的盒子”,这个“盒子”中会衍生出同当今人类社会一样繁荣的文明。陈老师认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就是通用人工智能,它能够拥有类似人的智能,理解世界的规律并利用规律改造世界。



十几年前我在中科院计算所是做机器的,现在大家因为深度学习处理器知道了我,并不清楚我之前是做什么的。二十年后,大家在全新的科学领域知道我,忘了我曾经做过什么,我想这才是我最大的成功。”陈云霁老师在科学道路上的孜孜以求,无畏前行,给同学们带来了极大的震撼,也为同学们未来投身科技领域带来无限憧憬和希望!




目前寒武纪芯片的指令集是属于商业的还是开源的?

答:我觉得得划分为两类,一类是我们目前所从事的技术领域的问题,主要以论文形式发表,这个是开放的。还有一类是公司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的一套指令集,是要支付授权费用的,现在有很多企业都在用。我想说的是仅仅拥有一个学术上的思想是远远不够的,我们最终还是要考虑一个完整的商业化传播,去适应工程和产业的发展。


研究芯片这类具有很高技术含量的事是否只适合“精英”学生去做呢?

答:我觉得自己不属于“精英”学生,因为在本科的时候我的成绩是不太理想的,我总结了下原因,当初自己在进行书本理论知识的学习时,对于这些知识的未来用途缺乏明确认知,这就直接导致缺乏学习动力。但实际上当我真正开始从事芯片研究时,我发现在工作中学习到的知识相较于书本知识会更容易被吸收消化。所以说无论今后从事什么方向,首先都要确信自己是有能力干一番事的,再一个就是在工作中要能静得下心去做基本的问题,潜心钻研。这样做了之后你会发现,有的时候看似复杂的问题其实内核不过是多个简单问题的组合而已。



您当初是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现在的研究方向呢?

答:最重要的肯定是自己的兴趣所在,自己是真正热爱并有信心和能力做好这件事。在科大浓厚的科研氛围的浸润下,我坚定了自己潜心做科研的心态,做科学研究在我的心中是一个神圣而高尚的事业。我是在大三的时候开始接触科研的,个人认为大一、大二还是需要打好数理基础,培养自己的自学能力与钻研精神,这样在选择未来研究方向时会更有信心,也更有可能会取得突破。



您对同学们学习科研生涯规划有没有什么建议?

答:我觉得大学阶段是一个树立人生观的过程。你最终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,成为什么样的人,一般来讲在这个阶段都还是充满不确定性的。但如果你能提前找到自己的使命所在,你的学习会更有目标性,对你个人的长期发展也会更加有利。我是在大三时进了做计算机硬件的实验室,后来读研期间又去研究芯片,逐渐找到了自己的方向,走上正轨。反过来讲如果没有找到自己的使命,我觉得人是很容易迷失的。即便你能够在学校里取得不错的考试成绩,在踏上工作岗位后也很难真正地“干好”工作。我想把斯蒂芬·茨威格在《人类群星闪耀时》中的一句话送给在座的各位同学——“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,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,年富力强的时候,发现了自己的使命。”希望在座的各位同学趁年轻去探索,早日找到自己的使命所在并为此不懈奋斗。